<tr id="ta3zr"><th id="ta3zr"><track id="ta3zr"></track></th></tr>
  • <form id="ta3zr"></form>
    1. <var id="ta3zr"></var>

      <nav id="ta3zr"><code id="ta3zr"><cite id="ta3zr"></cite></code></nav>

      <em id="ta3zr"><span id="ta3zr"></span></em>

      <form id="ta3zr"></form>
      當前位置: 首頁> 銷售排行 >蛋總誘拐六名少女隱居鄉里兩天一夜,終被曝光

      蛋總誘拐六名少女隱居鄉里兩天一夜,終被曝光

      2022-07-26 16:25:30職己Workself


      潘家園密約


      七月四日,雨。

      潘家園C1口停著一輛12座MPV,打著雙閃,一個矮胖的男人從駕駛室躥了出來,迅速轉到后車廂打開車門,幫一位戴鴨舌帽的女孩把行李箱塞了進去,完了摸了一把臉頰上的雨水,抱怨道:鬼天氣!

      戴鴨舌帽的女孩好像發現了站在地鐵口定定發呆的蛋總,便招手示意他過來。蛋總也終于確認這就是接送他們的車,撐起黑雨傘沖向了后車廂,那個矮胖的男人喊道:從側門進!蛋總艱難地拉開右邊的滑動門,探身進去的時候背上還被澆濕了一大片。戴鴨舌帽的女孩笑著向蛋總打招呼:你好!我叫夏璐,夏天的夏,王字旁的馬路。蛋總尷尬地笑了一下算是回應,在整理濕雨傘的時候偷偷觀察了一下這位自稱夏璐的女孩,黑色的T恤,牛仔褲,碩大的墨鏡,聽口音應該是本地的北京大妞……“馬上就八點了,其他人沒和你一起來???”正在蛋總暗自觀察的時候,突然被夏璐這么一問,倒是有點驚慌,吱唔的回答:“沒想到下這么大雨,她們應該很快就到了吧……”接著整個車廂又陷入沉默,好尷尬!

      不一會兒,四個姑娘也陸陸續續趕到,第一個是身穿絳紅T恤,戴著G-SHOCK白色腕表和大框近視鏡的女孩,目測有165cm;第二個是身材嬌小,講話娃娃音,挺像95后的一個妹紙,一上車便嘰嘰喳喳的與第一個女孩閑聊起來,看來她倆是熟人;第三個是穿著淺藍色連衣裙的女子,也戴著眼鏡,但相比第一個女孩卻沉穩了許多;第四個姑娘是在快九點的時候才出現在地鐵口,蛋總沖下去幫她放行李箱,因為蛋總明白她是從上海遠道而來的,凌晨四點才到北京,再加上她對北京路況的不了解而錯選了打車,蛋總也沒再說什么。

      哦,忘了介紹了,第一個女孩叫peenew,第二個女孩叫小燕子,第三個女孩叫南喬,第四個女孩叫考拉。

      此外還有兩個女孩,一個叫17,一個叫小花,已經等候在目的地了。



      你為啥叫蛋總


      人齊了,車動了,一路向西。

      一上車考拉本來是要補覺的,但是聽到蛋總和南喬在討論甲方乙方的事兒便又來了興致,她說:“上次跟蛋總出來玩剛好離職,而這次來玩又是剛好離職?!钡翱偮犃死夏樢患t,訕訕說道:“我發現跟我見過面的人都容易染上一種叫‘離職’的病……”眾人哄笑。

      夏璐突然插話進來:“那你為什么叫蛋總???!”

      蛋總:“好記!”

      然而夏璐對這個答案似乎并不太滿意,追問道:“難道你姓蛋?”

      蛋總只好解釋道:“以前我在一文案群老愛扯蛋,昵稱叫蛋蛋兩枚-碎了,扯了兩年有余,突然現實中被提拔為總監了,群友就開始戲謔地叫我蛋總,后來就一直用著?!?/span>

      停頓了一下,蛋總又補充道:“也確實因為好記。對了,我還有一句名言——現實是一個蛋,未來還不知道孵化出什么,只有過去了的才如碎裂而出的蛋清一樣清澈見底……”

      說這話的時候,考拉已經酣然入睡,蛋總知趣地停止了自己的表演,也瞇上了眼睛……



      兩名餓了的姑娘


      一覺醒來,已是青山綠野,蛋總搖醒了熟睡中的考拉,對大家說“快到了!”這時微信群叮的一聲傳來一個訊息:“我倆到了,餓餓餓!”蛋總回復:“曲項向天歌!馬上到!”17又回復:“姥姥家會不會有吃的?”作為本次隱居鄉里民宿體驗活動的負責人,夏璐也在群里溫馨提示:“民宿不提供點餐的,你去了也不給飯……”群里安靜了幾分鐘,17姑娘又突然回復道:“已經碰壁了![捂臉]”

      談話間車也到了姥姥家門口,夏璐領著大家到了黃櫨花開的一處宅子,四居院,有竹,有花草,有小石潭,有水,有魚,奇怪的是院子里還蹦跶著幾只小青蛙,蛋總推測院子附近應該有池塘河流什么的。

      大家兩兩一對,各自選擇了自己的下榻房間,開始擺放隨身攜帶的行李。趁這檔口蛋總也趕緊出門尋找那兩位餓了的姑娘,剛出門就遠遠看到姥姥家那條胡同口站著兩位姑娘,一個身著明黃上衣的姑娘和一位瘦瘦的女生,蛋總試著打電話叫她們倆過來,電話通了,蛋總一邊朝著她們揮手一邊對著手機喊:“看到我了嗎,快過來吧!”這時電話尾音傳來一個聲音:“那邊有一個奇怪的大叔在向我們揮手,是他嗎?”蛋總一臉黑線的站在原地強顏歡笑,對著電話說:“對,是我!”




      吃吃吃


      收拾完畢,在蛋總的帶領下一男6女排成這寂靜村的一支花枝招展的小分隊,浩浩蕩蕩殺向2號院?!哉f是寂靜村,是因為這幾處民宿原本就是民宅改建的,村中的住戶也基本全部搬離到幾公里外的安置房,相當不錯的安置房!

      路上跳出來一只橘貓,喵喵喵地可憐叫著,希望向女主們乞討到一些吃的,恭喜它成功了,騙得了考拉的小面包和肉干。

      來到黃櫨花開2號院,幾樣精致的小菜已經擺放妥當,管家大姐熱情地對每一個人道出歡迎詞,大家隨意坐下,似乎好久都沒有像一大家子這樣圍坐在綠樹成蔭的院子里吃飯了!涼菜開胃,手搟面飽腹,管家大姐做的百丁鹵子混雜了各類蔬菜丁子和肉丁,香噴噴的一瓷鍋,還沒端上來就已聞到了滿園香氣,更令蛋總乍舌的是,每個姑娘吃了兩大碗手搟面,也許真是餓壞了!

      吃飽了睡覺,剛才的那只貓也跟著大家又回到了8號院子,;車馬勞頓一路,蛋總和幾位姑娘喝了管家自制的檸檬薄荷水后也都各自回屋小憩了。

      “山中無歲月,伊人鼾聲長”——蛋總睡前想了這么一小下,也自睡去。



      桃葉谷與快活林


      再次醒來已是下午四點,山風清涼,走出門前的胡同便聽到嘩嘩的水聲,蛋總喜形于色,喊道:“看,我就猜附近有河!”

      順流而下便是桃葉谷主題民宿,一排青石小筑沿溪而落,路邊繁花亮艷,蜂飛蝶舞,好一處桃花源!

      攀進一座院子,有初長成的青杏,有優哉游哉的秋千,當然還有靚麗的青春少女們……

      蛋總最近在讀蘇軾詩集,驀地就聯想到了《蝶戀花》——

      花褪殘紅青杏小。燕子飛時,綠水人家繞。枝上柳綿吹又少。天涯何處無芳草。

      墻里秋千墻外道。墻外行人,墻里佳人笑。笑漸不聞聲漸悄。多情卻被無情惱。

      ?

      沒想到房間里就放著一些詩集,考拉說這氣氛與蛋總氣質蠻搭的,可以坐在榻榻米上來一張,蛋總這魔羯男竟然給拒了。

      也罷,參觀完畢,大家又沿溪流進了快活林,這里似乎與武俠小說里的快活林一樣充滿江湖味兒,幾家簡易客棧,燒烤煙火繚繞著這片林區,還有一處小瀑布從斷壁上傾瀉而下,再往里走就是醉石林的入口,蜿蜒的山道被夾在一線天光中,走在最前面的小燕子突然一聲尖叫,倉皇跑下來。蛋總急問:“怎么了?”

      “有蟲子!”

      “是百足蟲吧?山路雨后很常見的?!?/span>

      就這樣,下午的參觀便隨著小燕子的一聲尖叫而落筆結束。

      ?



      背影


      姥姥家坐落在黃櫨花開之間,胡同口擺放著幾個廢棄的石磨盤,旁邊的老宅里已長滿離離荒草,而頹了皮的泥墻麥稈已袒露出來,屋檐下是一排滴水形成的雨痕,像是在控訴這林間歲月的寂寥難耐。

      姥姥家也是一處清朝遺留到現在的宅子改建所成,經歷幾百年風雨,門樞下的石臼已被磨得光滑而深邃,這座被保留下來的老門樓,聽說就是這處宅子原主人“姥姥”嫁進這座院子時的見證,老人特意交代要保留這座有她回憶的門樓。

      再往里便是改建的主屋,空間不大,但卻承載了幾代人的光陰,進門便是一架被刷白了的木制老窗欞張掛在正中間,可見房屋設計師還是蠻有心思的。

      可能姑娘們還是比較喜歡現代感的,在另一座屋子里看到了干凈明亮的蘆葦插瓶,便挨個站上前去合照。蛋總不以為然,索性獨自走出門去看碎石破瓦堆疊而成的矮墻,這倒勾起他對小時光的回憶——


      記得早先少年時

      大樹蔥蔥茂茂

      這一棵 那一排

      被隨便的丟在

      屋前 院后

      田邊 池邊

      ?

      夏日黃昏后

      胡同口的大樹下

      蹲滿了端著飯缸子乘涼的人們

      爺們吹著牛皮

      娘們拉著家常

      小孩兒們圍在老奶奶膝前

      聽著又一段神奇的故事

      ?

      那時的日色變得慢

      人,狗,蠟燭都慢

      一個童年慢過了后半輩子

      ?

      從前的墻也好看

      籬笆 泥垛 碎磚瓦

      你翻過去 就見到鄰家的玩伴兒和大黃

      ?

      從姥姥家出來時,蛋總就像懷了心事似的走在大家最后面,剛走沒幾步便獨自躥進了緊挨著姥姥家的一條野胡同,蛋總覺得這條已鮮有人蹤的老胡同才是他小時候原汁原味的記憶,有老樹,有起了青苔的地面,還有一臺長滿鐵銹的拖拉機癱頹在墻根,蛋總一步一回憶地往里走,還無意識的亂拍起來,這時他突然發現胡同口又轉進來一個身影——一個穿著藍黑色老布衣,拉著一把歪把兒鐵鋤的老太緩緩走了進來,蛋總全身像通了電似的立馬給老太來了三張連拍,又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往里走,沒想到里面就是一處院子,蛋總當時心里就咯噔一下“媽蛋!走到人家院子里了!”不用說,后面這老太就是院子的主人。老太突然發聲問了一句:“你干什么的?”蛋總又怕又尷尬地回道:“我來這里拍照……”老太看上去龍鐘老態,眼睛像是患了眼疾一樣看不清眼神,但聲音卻清晰有力。老太像是喃喃自語的說道:“這里有什么可拍的,破屋子亂套子,去那邊拍去,那邊比這里好看!”蛋總一時聽不出老太這是對他的善意建議還是在催他走,只是腦袋一片空白的機械回復道:“這比城市里的高樓好看!”說這話時老太已緩緩從他身邊走過,徑直走向自己的小屋。蛋總迅速抬起手機拍了一張老太的背影便倉皇逃去。

      但這一夜恐怕蛋總都睡不安穩了,老太簡單的幾句話像魔咒一樣在他腦袋里生了根,不斷地回響。


      云上石屋的神秘訪客


      傍晚時分,蛋總與六位姑娘又來到了地處幽嵐山坡峰嶺上的云上石屋,蛋總建議大家在石階上錯落排開來一張大合影,結果效果還不錯,完了大家就繼續拾階而上,看到了色彩繽紛的風車通道,看到了老磨坊,也看到了依山而建的云上石屋,此處宅子更偏八十年代的中式風格,實木家具,畫像,草帽爬犁,藍白花紋粗布,花牡丹套枕……一切細節都讓人想起了父輩居所。

      繼續向上攀登的過程中,大家還瞧見了突兀出來的大石板,像一處天然形成的石屋,而石板邊緣滴答著的小水珠又讓這一處充滿了生機,有青苔,還有倒掛的白色小蜂巢。

      走到山頂石屋的時候,暮色已西沉,管家大姐向我們展示了一段手機拍攝的視頻——一條青蛇蜿蜒爬行在石壁上,大姐說自己當時好怕啊,可這么近這么清晰的拍攝視角似乎又說明了什么……

      也需是青蛇這神秘訪客勾起了大家的聊天興致,大家又聊到了螢火蟲,女孩們已開始幻想各類美好畫面……山風從亭中穿過,不想下山的不止蛋總一個。

      ?



      白板與黑洞


      回到黃櫨花開2號院時,管家大姐已為大家準備好了西瓜、南瓜條、小柿子、嫩玉米等各類清涼小吃,而晚餐的燒茄子、豆角炒肉、老豆腐、農家小炒肉等家常菜卻又吃出了與外賣不同的味道,最后以光盤行動宣告結束。

      此時夜幕已籠罩了整個村落,幾個人打開了手機的燈光,雀躍在漆黑的村中小道上,而白天的那只橘貓又喵喵喵的及時出現,不遠不近地跟在女主們身后……此情此景,讓走在最后面的蛋總想到了小時候和小伙伴們打著手電去鄰村看露天電影的景象,想著想著他又抬起手機,悄悄地拍下了姑娘們鬼影婆娑的身姿。

      沒想到小燕子和peenew從餐桌上偷偷帶了那么多肉片,橘貓在院子中吃得不亦樂乎。抬頭看了看夜幕上空微弱的星光,蛋總提議大家玩誰是臥底,姑娘們回屋簡單梳理后便依次來到客廳與蛋總展開殺戮。

      幾輪下來,大家都被點燃了情緒,小燕子嘰嘰喳喳分析個沒完沒了,17不知怎的總是拿到臥底牌,南喬總是拿到白板牌。有意思的是南喬第一輪竟還把白板二字當成了自己的牌詞,而17則生生把自己的詞描繪成另一個詞,差點被投出局。因此南喬被小燕子戲謔為白板,17則成了自帶臥底屬性的玩家,而小燕子簡直就是游戲黑洞。

      最后一局尤為精彩,牌詞分別為泡沫、棉花、白板,蛋總不幸抽中了白板,南喬抽的是臥底詞-泡沫,其他人則為棉花。第一輪描述時,蛋總聽得一臉懵逼,大家透露的關鍵詞分別為植物、花開一種顏色、還可以是兩種顏色、實用,輪到蛋總的時候只能馬虎著說:“我個人比較喜歡!”大家將信將疑,但南喬突然又說了一句“很漂亮!”立馬引起大家的猜疑。于是一輪下來,蛋總和南喬成為了眾矢之的。但小燕子卻被投出了局,她在一旁一直攻擊南喬,并嘻嘻哈哈地勸大家要留白板到最后。蛋總長吁一口氣,終于把鍋甩出去了。

      第二輪的時候蛋總推測有可能是一種不常見的植物,難不成是?索性就大膽地往細處描繪:“我家鄉就有,一般依墻而植,我和小伙伴們還愛拿它嘗試?!睕]想到這一輪下來大家反而全緊緊抱緊了蛋總的大腿,直到最后平民全部被投出,蛋總才發現大家與他這個80后果然是有代溝的,因為大家竟然沒有見過棉花的原樣子,小花竟然還說它可以被制作成標本!而南喬也不負眾望,又把泡沫當成了白板看待,大家笑哄哄地討論著各自散去。

      回屋后因為情緒還未平復,腦子還熱著,蛋總久久不能睡去,閉眼躺在床上的時候,那個老太的話便又回響起來……

      ?



      麻麻花的山坡


      第二天醒來,管家大姐準備了清香可口的早餐,手工饅頭津津有味,一人吃仨才算滿足。有些姑娘昨夜還拍了半裸的輕性感私房寫真,被蛋總不經意瞅見了。

      麻麻花的山坡就像深藏在山谷里的世外桃源,沿著碎石子的小路上坡,每一個分岔口便有一處宅子,走進去看,風鈴叮璁,寬大的明窗落地入野,與田園風光融為一體;而后院的石板小路與其它院子阡陌交通,又讓你覺得可以攜家帶口到此來隱世,至少這份田園寧靜可以逃避都市的喧囂和夏日的暑氣。

      從小丘北行二三里,便見拒馬河橫亙在天橋下面。下車至岸邊,靜水流深,水草搖曳波光,時有熒光綠尾的蜻蜓點水而過,估計著水下也有著肥美的河魚,幾個男人小孩正站在河中的碎石灘上垂釣。

      再往北行便是野山坡火車站,登上高臺的時候蛋總在防護網上發現一只蠢到死的蒼蠅,也許是速度太快,竟然把自己的頭夾在了鐵絲網眼兒里,還時不時蹬了幾下小腿兒試圖掙脫。

      就這樣,節奏緊湊的一上午觀光游覽便告結束。蛋總與六個姑娘在麻麻花的山坡吃過燜飯后便開始坐車回京。這一路上少有人言語,也許歡快的時光都這么快,但這兩天一夜的某些瞬間卻早已成為這六女一男今夏最深刻的定格畫面。

      ?


      至此,蛋總誘拐六名少女隱居鄉里兩天一夜的故事便告結束,蛋總也很開心能用自己的筆桿子把這些故事陳述出來,好久沒有用心寫這么長的文了。如果說這趟旅行對蛋總最大的觸動是什么,莫過于兩句話:

      “沒有記錄的人生如同一張白紙?!?/span>

      “如想改變自己所處的階層,也許最可行的法子便是練好筆桿子?!?/span>




      隱居鄉里

      回到莊稼和泥土的身后,

      回到炊煙和歸鳥的天空,

      回到雨后若隱若現的草木香里

      ……

      微信ID:yinjuxiangli ? ??長按左側二維碼關注



      友情鏈接
      又大又粗少妇偷人毛片,成?人?A?V黄?色毛片一级视频,亚洲AV综合AV成人小说

      <tr id="ta3zr"><th id="ta3zr"><track id="ta3zr"></track></th></tr>
    2. <form id="ta3zr"></form>
      1. <var id="ta3zr"></var>

        <nav id="ta3zr"><code id="ta3zr"><cite id="ta3zr"></cite></code></nav>

        <em id="ta3zr"><span id="ta3zr"></span></em>

        <form id="ta3zr"></form>